醫院居家安寧照護藥師_蘇柏名
108/北醫藥學系/市聯醫院居家安寧照護藥師/蘇柏名
既然人生來就是要等死的,為什麼要勞勞碌碌或是每一步都要算的很精明,而不是開心的等死呢?
Pharmixperience感謝柏名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徵文負責人:北醫藥學系/顏子軒

MY POINT:
希望透過我的分享,讓你了解居家安寧照護藥師的工作內容

WHO

我是蘇柏名,目前在市聯醫院擔任居家安寧照護的藥師,我過去的經歷算是比較多元的,在北醫的時候有申請交換學生,當時是到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SU)交換,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藥物治療學很特別,是利用「模組式」教學,假設今天上腸胃道用藥,就會把腸胃道相關的藥理、藥化和藥治放在一起上,而不會導致教藥化忘藥理的問題,同時也是幫助教授們教學相長,讓臨床的教授們也能夠理解從機轉到臨床結果的整個脈絡。

畢業之後,因為暫時不想念藥學相關的研究所,加上我自己喜歡文學和翻譯,我就去念了西班牙文所。研究所結束之後,我又進到了科技業,在竹科當專案管理師。對大部分人來說,西班牙文所和科技業這兩項領域看起來可能很跳躍,但其實主要也是因為我在大學就有在學西班牙文和寫程式,才有後面的這些發展。

其實在科技業的待遇是很好的,但相對的也非常忙碌,平常即使是放假時間,也經常要處理公司和客戶的事情,就像有次我在新加坡的環球影城,接到客戶的緊急電話,還是得即時的處理。在科技業的這段時間,隨時都必須跟公司的產品和客戶奮鬥,卻也學到了許多藥學領域無法學到的「專案管理」課程。

三年半之後,剛好當初大學實習的市聯醫院,正開始推動居家安寧照護,當時主任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而我自己其實也比較喜歡做跟人接觸、有溫度的工作,在科技業跟產品和客戶奮鬥也有點累了,便決定重新以「藥師」身分,加入了市聯的居家安寧照護團隊。
[su_spacer]
WHY-轉折與心境變化

米編表示:接下來我們會用一問一答的方式來分享柏名藥師的工作經歷

Q1:在過去西班牙文所和科技業的人生經歷中,會應用在現在的工作上嗎?
A1
:我覺得科技業的專案管理應用在病人的case還蠻適合的,因為專案管理講求的是一個時程的管理,以及如何跟各個不同職業、部門的跨專業溝通,而藥師將來也可能是扮演橫向的資源連結的橋樑

像是以居家個案來講,醫師大約兩、三個月到家中開一次慢箋,而藥師是每個月會到家中送藥、衛教以及整理舊藥等等,可是我到家中可能也不只做這些事,如果老奶奶自己獨居,家中燈泡壞掉了,整天只能摸黑看路,我也會幫他換燈泡,即便這跟藥事服務沒關係,或是我發現他便當放冰箱一個禮拜了還在吃,我也會想辦法幫他整理冰箱,這些都是我們能進一步幫助他們的地方。但如果遇到像是換尿管、鼻胃管,是我們藥師的專業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會想辦法轉介給護理師或其他專業人員。

再舉一個之前遇到的個案,是一位失智與吞嚥困難的病人,但他同時又覺得藥太苦不願意吃,這時就是藥師無法獨自解決的問題,需要同時結合營養師和語言治療師的專業,進一步詢問營養師可以將藥物加到什麼食物,不會起交互作用有能蓋掉藥的苦味,甚至像日本也有針對吞嚥困難研發「餵藥果凍」,增加錠劑的潤滑性,也是許多藥師不了解的地方。

Q2:當初從科技業要銜接回醫院工作時,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A2
:當初經歷過爆肝的科技業後,抗壓性增加不少,回到醫院反而輕鬆許多,同時也是我喜歡的有溫度的工作,剛開始回來當藥師的時候,也有借了學校的共筆複習,慢慢地找回以前的記憶和持續讀書,遇到許多問題也會請教其他臨床藥師,像是癌症治療在當初大學教育和國考的篇幅都很少,回到工作崗位也得補齊很多不足的地方。
[su_spacer]
HOW-居家安寧照護大小事

Q1:想了解擔任居家安寧照護藥師的歷程,以及能發揮專業的事務有哪些?
(包含藥學相關、和非藥學相關)
A1
:我的工作主要還是在醫院當臨床藥師,白天的時候在醫院做臨床事務,下午的時候才會跟著團隊或是自己到居家做訪視,主要是失能、失智的獨居長者和居家安寧的個案,我一開始接觸也會有一些衝擊,像是安寧比較不像一般的疾病會做積極的治療,而是針對症狀做控制和緩解,甚至進一步詢問病人還想做什麼,並試圖幫助他圓夢,是我很喜歡的一部份,而整個過程很像看了一部電影或一部故事,中間來來去去了很多主角與配角,也發生了許多感動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安寧個案是一位爺爺,爺爺因為失能,又加上住在公寓的關係,十幾年都沒有辦法出門,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到戶外曬太陽,後來有天天氣正好,趁著爺爺病情穩定的時候,我們就克服很多困難帶爺爺到外面曬太陽,他看了就笑的流下眼淚,我們還一起在外面幫他慶生,這樣的畫面就是工作很溫暖的地方。

當藥師在做長照或安寧的時候,如果是站在很臨床的角度,常常就會想說要看看病人的用藥有沒有問題、是否有符合Guideline等等,雖然這些事都是正確的,但我們通常可以再多做些什麼,因為他們需要的不只是用藥問題,往往是更多的其他部分,像是我之前遇到一位90幾歲的阿嬤,家人都過世或是待在國外,即便他的經濟條件並不差,但身邊重要的人都離開時,阿嬤就覺得活在世上沒有意義,對他來說長壽反而是一種詛咒,在這種情況下,他需要的反而是陪伴,當我們願意花時間去陪伴他,而不是用一種「專業的傲慢」,這座溝通的橋樑才會穩固的搭建起來,他才願意聽進我們的話。

再舉個例子,我們平常在學校會說,「要衛教長輩不要買電台的藥、不要買來路不明的藥」,政府也花很多經費在做政令宣導,但事實上效果還是很差,為什麼?當踏入這些獨居老人的家中後,才發現他們這樣做是其來有自,當身邊的家人都離開後,他身邊的陪伴就只剩電視機或電台,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打電話進去跟主持人抱怨、聊天,心情好的時候會唱歌或是買藥品,電台主持人跟他們就像朋友一般,甚至還會認識每個長輩的名字,而我們就是因為無法做到像電台主持人這樣,才會有這麼大的鴻溝,收音機之於他就像正宮,而我們之於他就是小三,當小三踏入他的家糾正很多他不能接受的觀念時,他依舊不會採納我們的建議,所以困難的點在於讓他們了解我們是真的關心他的,不是想賺他的錢或是有其他意圖,甚至我會利用下班時間或周末去訪視,都是希望能夠建立關係,讓我們的建議能夠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Q2:在工作過程當中有沒有挫折、或印象深刻的故事
A2
:之前有一個印象深刻的個案,他原本已經吃兩種血壓藥吃很久,後來這兩種血壓藥出了複方,站在專業藥師的立場,會認為使用複方可以降低使用的頻次和數量,同時又可以降低成本,應該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就強烈建議病人去換藥,沒想到,站在病人的立場,使用一段時間後便覺得血壓控制的不好,事實上他的血壓並沒有什麼差別,但卻變得很焦慮、易怒,原因是他過去十幾年都是吃兩顆藥才把血壓降下來,改成一顆藥時便覺得非常不放心,後來病人竟然去藥局把原本的藥買回來,再配合現在的藥一起吃,這就是病人的生活習慣和藥師的專業有衝突,即使我們的考量沒有錯,並且也是為了他好,但卻忘了把病人的心理需求和生活習慣考量進去時,就容易繞了一圈還是在做白工。

藥師在跟病人相處學習的過程就像拼拼圖一樣,當我們的建議成功幫助到他,就像得到一塊正向的拼圖;當我們繞了一圈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時候,就像拿到一塊翻過來的拼圖,只要再想辦法翻回來就又可以讓拼圖圓滿。

Q3:如何維持往安寧照護發展的熱情與動力?
A3
:我目前做了兩年半,到目前為止還是我很喜歡的工作,而且在其他醫院也不見得會願意做居家安寧的服務,原因是一個醫生或藥師一個下午只能看2-3個病人,但待在門診可以看3.40個病人,相對起來是虧錢的,目前就我所知是市聯醫院和台大的精神院區有在做,可能也只有公立醫院願意去做,加上市聯是區域醫院,可以更深入民眾。

Q4:如何與其他醫療人員比如社工師、護理師分工?平常會如何討論怎麼照顧個案?
A4
:以市聯醫院長照的做法,這些個案的來源有些是村里長轉介,或是地區的健康管理中心轉介,第一次會是整個團隊一起訪視,包括醫師、藥師、護理師、檢驗師、營養師等等,主要原因是希望了解個案的生活背景和狀況,再進一步發現他的需求,因為病人不一定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以營養來說,病人可能覺得自己三餐溫飽,但偏偏就是某些營養不足,這時就可以根據他的需求,量身訂做不同的專業服務。

而以藥師的角色來說,當我們面對安寧的個案時,病人的壽命可能只剩三到六個月,除了陪伴他之外,也會計算止痛藥、嗎啡的劑量,或是根據病情的狀況,判斷是否需要繼續服用之前慢性病的藥品,像是當我生命只剩一個月的時候,血糖180280已經沒有這麼大的差別,先讓我吃我想吃的東西可能還比較重要。

Q5:許多居家的長輩都有自己的生活及用藥習慣,要如何平等並委婉地說服他們改變呢?
A5
第一件事一定是先了解他的需求,像我之前到一個居家個案是一位阿嬤,阿嬤家的外面釀了一缸東西,問了之後才發現是藥酒,而且阿嬤很不以為然地認為藥酒要跟藥一起服用,這就是藥師與民眾間很大的認知差距,對藥師而言,藥酒就是乙醇,但對於民眾而言,就是增強藥效的東西,當他今天拿藥酒配藥吃的時候,除了震驚以外,還要進一步了解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再進行溝通去導正他的觀念,想辦法告訴他這麼做是會傷肝的,他才會容易被說服。

Q6:在安寧的個案中,除了要照顧病人之外,也需要照顧家屬的情緒嗎?
A6
:沒錯,除了照顧病人和照顧者的情緒外,團隊的情緒也需要考慮到,這時心理師就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為並不是每個人在面對生死課題都可以馬上接受,甚至大家會自我質疑做這些安寧療護是否真的有效,就會冒出許多情緒和不同的聲音需要進一步溝通。像我們之前也遇過一位媽媽,很辛苦地獨自拉拔兩個兒子長大,當兒子們都有一番事業可以享清福時,媽媽卻得了癌症,而她到死前都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即便我們想幫他圓夢也非常困難,這種個案就會讓團隊非常無奈和無力,但本來就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善終的,有時候見死不救可能也是一種醫療選擇,當他已經非常痛苦時,讓他好好離開反而是更好的選擇。
(米編表示:這個其實就是法律病人自主權利法所闡述的概念,可以點我看看甚麼是病人自主權利法

而以藥師的角色來說,當我們面對安寧的個案時,病人的壽命可能只剩三到六個月,除了陪伴他之外,也會計算止痛藥、嗎啡的劑量,或是根據病情的狀況,判斷是否需要繼續服用之前慢性病的藥品,像是當我生命只剩一個月的時候,血糖180280已經沒有這麼大的差別,先讓我吃我想吃的東西可能還比較重要。
[su_spacer]
AFTER-未來展望

Q1:藥師在未來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
A2
藥師可以扮演一個跨專業,擔任橫向橋梁連結的角色,像是我前陣子跟以前同事也有研發一款「智慧藥盒」,並且拿到專利,就是一個藥學結合科技的例子,當兩個不同專業語言能夠結合時,就會是我們很大的優勢。或是像現在社區藥局與醫院藥師常常形成兩個沒有交集的點,醫院藥師認為自己的臨床最專業,但反而是社區藥局的藥師最能聽到民眾的心聲,這也是未來可以合作的方向,同時也建議學校加開心理學或溝通方面的課程,當藥師需要跟病人或是家屬溝通時,心理學也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米編推薦網站:心理師的口袋,目前由蘇益賢臨床心理師固定更新文章的心理學小小資料庫,可以點我逛逛)

Q2:對於將來有什麼樣的希望或安排呢?
A2
:目前是會繼續做下去,但未來如果遇到更有趣的事,可能也不一定(笑)
[su_spacer]
SAY

Q1:對於在學的學生或者新鮮人,有什麼建議可以進一步學習「學校沒有教,但職場上必須面對的事情」呢?
A2
:我覺得自己的專業固然重要,但如果對於其他事情有興趣,可以多花一些時間去學習和接觸,或是多聆聽不同背景的故事,而這些專業以外的人生經驗也會一直累積著,有天自然會派上用場。人生絕對不只有藥學這一個很小的圈子,還有很多可以接觸、可以玩的事情,既然人生來就是要等死的,為什麼要勞勞碌碌或是每一步都要算的很精明,而不是開心的等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