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倫藥師_介紹
108年/亞東醫院感染科專責藥師/嘉藥藥學系/張維倫
雖然一留下來會超時工作,但這些病人都是一條生命,他們用生命帶給我們一堂醫療課。

Pharmixperience感謝維倫藥師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MY POINT:

如果你是想了解臨床藥學,或是讀臨藥所讀到茫然的後輩們一定要看看這篇。

WHO

嘿!我是小風,以下是我的簡歷:

學歷

  • 2005 – 2009 嘉南藥理大學 藥學系 藥學士
  • 2009 – 2011 中國醫藥大學 藥學系碩士班臨床藥學組 藥學碩士
主要經歷

  • 2012 – 2013 三軍總醫院 臨床藥學部 藥師
  • 2013 – 2014 陽明大學附設醫院 藥劑部 藥師
  • 2014 – 迄今 亞東紀念醫院 藥學部 藥師
臨床藥事照護經驗

  • 2015.01 – 05 一般內科病房、整合醫療內科病房 臨床藥師
  • 2015.05 – 迄今 感染科 臨床藥師
  • 2016.07 – 迄今 神經重症加護病房 臨床藥師
WHY(為什麼成為臨床藥師)

▍「臨床藥學所的訓練造就了現在的專業。」

我大學的時候是個成天打球、缺曠一堆的邊緣人,大一大二時的我,對基礎學科並不是那麼的有興趣(長大後才發現後悔莫及),大三時的藥物治療學是我第一個覺得有趣的課程,才從球場重新專注回課本上。嘉藥並不是一個進階教學資源相對豐沛的地方,因此我挑選了臺北榮總作為我實習的單位,在那640個小時裡,我看到許多學長姐對臨床工作與教學的熱忱,燃起了我對臨床藥學的熱忱。自認大學給予我的幫助有限,在北榮學長姐的推坑下,我踏上了臨床藥學研究所這條路。大四時我拼命補足之前自我放逐的課業,並在推甄和考試都報考了北醫臨藥,感謝北醫老師們讓我備取的名次一次比一次前面(很可惜還是沒備上),但這兩次的考試與面試經驗對我來說是相當珍貴的,也成為我之後順利錄取國防臨藥與中國臨藥的助力。

在中國醫臨藥就讀期間,林香汶老師與洪靚娟老師設計了很多很棒的課程和培訓計畫,在中國附醫藥學部、重症部及許多臨床科的紮實臨床藥學實習,讓我從藥學生逐漸成為一位能運用課本知識、看的懂處方的藥師。為期一整個學年的實習訓練,不但增長了臨床藥學知識,每天宅在病房也讓我們從摸索與膽怯,到熟悉與習慣跟臨床醫師們溝通,我認為這是臨床實習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這種被迫成長的溝通能力,使我們能以相近的語言對不同職類的醫療夥伴表達藥師的觀點,讓複雜的建議能變成有效的溝通,如此更能讓醫療團隊知道藥師的價值,從而提高團隊照護品質。

退伍後,我想看看那研究所這兩年的積累能運用到什麼程度,因此在漂流過許多醫院後,選擇到願意給我機會揮灑的亞東紀念醫院就職。回顧執業的這七年以來,我想我大部分與臨床藥學相關的知識與能力,都是自中國醫臨藥孕育而來的,我深深的感謝這些師長們、學長姐及夥伴。

▍「臨床藥師是醫療團隊的一份子。」

每個人喜歡的工作屬性不同,沒有高低尊卑之分。我喜歡與人接觸、與人溝通,但我對奧客的耐受閾值非常的低;我喜歡閱讀,喜歡吸收新知,是個藥學宅宅。基於這些原因與研究所的訓練,我想臨床藥師的工作屬性是我所嚮往的。此外,我也很喜歡一個「團隊」的感覺,能與臨床醫師、護理師、營養師、呼吸治療師、復健師、個管師等不同職類,一起全方位去解決病人的問題,讓患者漸漸的康復,是一件非常非常棒的事!
[su_spacer]
FROM(臨床藥師工作環境介紹)

Q:關於工作時間安排

「不要只當個鍵盤藥師:data是死的,而病人是活的,要去看病人才能獲得更多資訊以提供更適切的評估與建議。」

在中國臨藥時,老師常告誡過我們:「電腦上的資訊有限,有時候甚至會誤導你,使你的評估資訊受限,而當你去看病人,就能蒐集更多線索,評估的更全面,也就能提出更適合的建議。」

我每天通常早上七點多到醫院,畢竟有時候醫師八點整就開始查房,所以我必須更早一些去看病人的狀況,掌握前一晚的變化和剛出爐的檢驗數據,以提出更即時精準的建議。查房結束後,主要工作如下:

[su_list icon=”icon: check”]

  • 藥物適用性評估:評估病人用藥狀況,並於溝通後繕寫電子病歷,這可說是最燒腦、最花時間的部份 — 這是醫療團隊最能感受到臨床藥師專業與用心的部分。[su_spacer size=”10″]
  • 衛教:對正使用特殊藥物(吸入劑、胰島素、抗凝血劑)或因特殊疾病入院接受照護(冠心症、心衰竭、中風)的病人進行藥物衛教;當有新劑型藥物啟用,或是該病房新進護理師較多時,也會安排對護理師們做團隊教學 — 這是病房患者最能感受到臨床藥師存在感的部份。[su_spacer size=”10″]
  • 中午值班調劑與核對藥車:並不是每間醫院的臨床藥師都需要中午值班交藥車,但我們每天大約會花兩個小時的在配藥車 — 這是醫院傳送人員最能感受到臨床藥師存在感的部份。[su_spacer size=”10″]
  • 教學:我認為教學是相當重要的!除了不定期規劃、設計部內教學教材之外,我也會與正在藥事照護組輪訓的PGY年輕藥師以及藥學實習生討論問題,手把手的帶著他們評估病人狀況,並在他們準備各種報告時分享自己的經驗並提供建議,以及推坑引誘年輕藥師嘗試投稿發表文章或海報。我對於臨床藥學的興趣是在臺北榮總被學長姐「燃」起來的,我也希望自己可以點燃年輕藥師或學生們對臨床藥學興趣的火苗。[su_spacer size=”10″]
  • 回答諮詢:在亞東,門診病人的諮詢主要由諮詢組負責;而在住院端則大多由病房臨床藥師負責,有些問題可以很快查的到,有些問題就相對棘手,需要以實證醫學的手法找尋好多資料,因此這也可能是相當花時間的部份。此外,我與林明燊藥師是亞東感染科愛滋病藥注意照護團隊的藥師成員,回答個案託問個管師的問題。臨床上偶爾也會遇到實證無法解決的問題,譬如說「病人沒有鼻胃管,那vancomycin味道好不好喝?會不會難喝到想吐?需不需要泡果汁?」這時就只能以開箱品茗的方式來回答了。[su_spacer size=”10″]
  • 部內橫向溝通:我主張藥師只有工作屬性的不同,沒有貴賤尊卑之分。當有些病人因病情考量需要使用特別的藥物、特別的開立方式時,或者有值得分享的警訊或驚悚的處方錯誤時,我會主動與線上藥師夥伴們分享我們的考量與值得注意的地方。知識的價值在於分享,因為工作業務的關係,我比較常有機會接觸到這些資訊,但我不可能守住每一道處方,因此唯有彼此分享,讓大夥兒們一起進步,才能一起擋下更多更多的問題處方,提昇病人的用藥安全。[su_spacer size=”10″]
  • 各種大大小小的跨領域會議、藥物不良反應會議… 多到你懷疑人生[su_spacer size=”10″]
  • 準備、規劃研究素材,製作演講投影片與寫作發表。[su_spacer size=”10″]
  • 每年兩次的新藥評估,這非常非常燒腦袋

[/su_list]

有些病人的病況複雜,評估難度很高導致耗時良久,再加上各種會議和文書庶務的圍毆,以及囿於自身能力的不足,事實上我是很少能準時下班的…

而下班之後也不是宅回家放空就算了,畢竟現今醫學知識更新的速度很快,幹臨床藥師這行的如果沒有跟上潮流,那麼獲得的肯定與信賴可能會有所影響,所以下班後還是要讀書啊…

Q:關於薪資福利

在亞東,臨床藥師的薪資通常會比線上藥師多一點點。有些醫院是單純看年資,但有些醫院是有臨床加給,因此不同醫院會有所差異,甚至也有一些醫院是沒有加給的(陰德加給)。

臨床藥師的班別多數是純白班,但有一些醫院會要輪夜班、假日班,或時不時支援線上業務。
[su_spacer]
HOW(如何申請到該醫院臨床藥師)

Q:如何取得一個不錯的工作職缺?

每個時代有不同的時空背景和成功條件,在這個資訊爆炸、高度競爭的時代,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提昇自己的求職位能恐怕是必要的,無論是學著做專題研究、跟著研究所學長姐一起申請科技部計畫,或是取得全國性社團成就等,相信都能讓自己的履歷更加引人注目。

另一方面,藥學實習的過程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能讓你獲得半張求職門票:假設你身處一個教學資源豐富的學校,實習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但若與我一樣在學生時代並沒有突出的成就或歷練,那麼也可以打聽一下,看看哪間醫院是自己喜歡而且看似具有發展性的,並在實習期間洗心革面,拿出主動積極的表現,而未來應徵該醫院時,也比較有可能被優先錄取。此外,實習期間也可以跟著學長姐一起做研究,嘗試發表研討會壁報論文或是投稿期刊論文,相信在未來求職或轉職時,你的發表著作都能比別人更亮眼一些。

進了醫院著了道之後,多數會從熟悉線上調劑業務開始,初出茅廬難免一知半解,但在處方淹水的高壓下,勢必不太方便每次遇到自己不懂的就停下來思考半晌,但我們可以先把病歷號或是領藥號記下來,下班後花個10-20分鐘找尋相關資料嘗試釐清問題,再找時間與強者學長姐討論(千萬不要連查都沒查就腦袋空空去問…),讓自己每天都比昨天更進步一些。此外,部分教學醫院會設有功能小組(如爭議處方討論小組、調劑品質改善小組、正確用藥小組、實證醫學小組等),趁著年紀輕、沒有太多報告壓力的學習黃金期,好好觀摩學長姐拆解處方的技巧、評讀文獻的手法,以及口頭報告的邏輯脈絡,並進一步將這些技巧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相信未來都有機會用的上。在這樣的積累下,當線上輪訓結束而準備進入臨床藥事照護組輪訓之前,你對於處方的熟悉度會比同儕更深更廣,也會讓接下來的輪訓少一些陣痛,成長的更快速、更順利。天道酬勤(大多時候是如此,至少還有機會贏3,254票),在仔細琢磨的期間,只要工作態度良好、為人謙和友善,相信會有很多人看到你的努力,進而幫你找到適合你的工作類別,成為你長期耕耘所結下的善果。

Q:六年制會更容易進入臨床嗎?

一般認為,相較於傳統四年制或五年制,學程經過設計的六年制應該會在臨床實務上熟悉度較高,或許在競爭上會有一些優勢。此外,如果你現在讀的是非六年制的藥學教育,如果對臨床藥學非常感興趣,不妨也可以進一步攻讀臨床藥學研究所,在兩年紮實的訓練下,或許也能讓自己具有一定的競爭力唷!不過呢,我只是個小基層,而我求職競爭的時代也沒有遇過六年制的同儕,所以我的拙見不一定具有參考價值,請各位朋友還是要多多蒐集當代更即時的情資,並從學生時代就開始規劃好自己的中、長程目標並實踐之。
[su_spacer]
AFTER(身為一位臨床藥師的體會)

「有時我們不見得會比醫生懂該科用藥。那臨床藥師的價值在哪呢?」

很多師長會說:「藥師的本質就是比醫師更懂藥物,講到藥就要問藥師」。嗯… 以前我也是被這句話洗腦洗到大的,到了研究所上了戰場後,才發現原來當時的老師如果不是具有神級臨床藥師的資歷,就是來賣夢想的。

大抵來說,教學醫院的專科醫師對於自己本科藥物的專業度不一定會輸給藥師(畢竟專科執照也不好考,不是用雞腿換的),以抗愛滋用藥來說,它們有非常繁雜的交互作用,長期使用累積下的長期毒性也不大一樣,需要縝密的思考如何選擇,以及調整最適合的劑量,這大概是我接感染科臨床藥師前三個月最挫折的事,我花了好多好多努力才終於能跟上專科醫師的腳步,並在處方評估幫上一點忙。

「我認為誰比誰更懂」這種有點文人相輕的話語,就留在上一個世代就好。現在醫學知識更迭的比20年前更快速,單憑一個職類就能顧好一個病人是有風險的。在非該專科的藥物知識,多數的藥師應該具有一定的把握度,因此可以提供連貫性與整體性的藥物使用評估,讓照護更全面。在專科的用藥方面,除了治療學與治療指引上的知識外,藥師也能藉由大量閱讀新的研究及注意相關藥物警訊,幫助專科醫師在擬訂戰略後,挑選最適合的武器與後續佈局,成就「醫」、「藥」、「病」三贏的局面。

作為重症臨床藥師,能與醫療團對一起救活重症瀕死的病人,是相當令人振奮的事,但入行幾年後,也從許多感慨與嘆息中,認知到臺灣的醫療支出大部分花在「治療」上,對於「預防」的著墨相形乏力。許多病人對於自己健康的態度是不負責任的,對於好好配合治療以延緩疾病惡化這件事,也常漫不經心。常言道:「禪機一過,緣即滅矣;禪機未到,雖點亦不中」,但作為醫療工作者,還是要盡力的去點病人。作為藥師,我們能詳盡的說明藥物的作用、提供疾病衛教、協助宣導施打疫苗等,這些藥事服務能減少病者對藥物副作用的不安、增加他們對自身疾病的了解以及用藥順服性,或許還可以減緩疾病進程的速度,就能少一個重症病人,減少鉅量醫療資源開支。

衛教,真的很重要。

▍「台灣的藥師被法規保護得很好,但沒有足夠完備的在職後教育能讓藥師再升級」

我認為每個世代勢必需要一些藥師去承擔責任,才能讓這個職業以後更有所為。像是我們的前輩們爭取醫藥分業、像是許多學校的老師爭取、改革藥學的教育,都是讓藥師執業環境更好、提昇職業社會競爭力的重要里程碑。科技變遷很快,產業都走向自動化甚至導入人工智慧,我們這一個世代面臨的挑戰只會更艱鉅,但我們應當勇於能承接這樣的責任。

▍「重症臨床藥師正站在爭取臨床藥事服務費的歷史轉捩點上」

從歐美日的臨床藥學發展可見,臨床藥師在醫院是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尤以血液腫瘤科、小兒科、重症單位較有機會發展成專科臨床藥師。過往,臨床藥師做的藥事服務都是做功德的,沒有額外的給付費用,但2018年衛福部通過一筆經費作為重症藥事服務給付。我相信這是好的開始,但現在大家是既期待又害怕,期待著這是醫院希望能增加收益(以及提昇醫療品質),會願意分配更多臨床藥師員額,而害怕的是,若有心人士想要便宜行事、一味的衝量以求大幅獲取給付,最後發現病人的outcome沒有變好,也沒替國家財政省到錢,那很可能試辦計畫結束後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所以重症藥師們正站在一個歷史轉捩點上,我希望我們都能戰戰兢兢、如臨如履的把握這次機會,才有進一步爭取藥師門診、抗癌藥物衛教,及一般病房臨床藥事服務費的可能。

▍「PharmD六年制的設立是為了未來趨勢先準備好」

UCSF藥學院院長—Mary Anne Koda-Kimble於2010年來臺演講時,她表示她很驚訝臺灣在短短二十年來有臨床藥師的出現,甚至現在教學醫院幾乎都有這樣的配置。她說:「政策的推廣需要時間,我們能做的就是先把藥學生/藥師的能力準備好,一旦時機成熟,我們訓練出來的人便足以應付這個社會的挑戰予需求」。她很開心臺灣有許多師長前輩與藥師,也是以這種態度在面對的。

回到現實環境,我們在認真努力的過程中,也要關心社會時事,並期許健保制度,乃至於臺灣社會風氣,都能朝向「尊重專業」的進步價值,而不是繼續沈淪於速食化、綜藝化的泥淖。

▍「雖然一留下來會超時工作,但這些病人都是一條生命,他們用生命帶給我們一堂醫療課。」

我在研究所臨床實習時,在我手上送走的第一個病人死亡時間是早上的11:37,當時我回到研究室哭了快一個小時。到了職場當上臨床藥師後,因為病人變得比電腦來的更親近一些,所以我想對我來說最挫折的部份,大概是看到比自己年輕的人離世會很無比難過,剛開始還會責問自己「如果治療過程中,再做些藥物的調整,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呢?」我在這個風暴裡大約八九個月,直到有一天跟感染科醫師談話時,才終於跳脫出來。他說:「從他們開始決定不吃藥的那一刻,很多事情都已經注定了,那並不是你的錯,我們盡力而為就好」。漸漸的我也明白,藥師能做的就是改善一些環節,比如洞悉病者對藥物副作用的不安,提供衛教以增加服藥順從性,嘗試幫助他們配合治療。不過直到現在,每每看到年輕人驟然逝世,我都還是需要花時間調適心情,但至少我都能做到保持冷靜、不帶激動情緒的去評估下一個病人,我想也是一種修行的收穫。

有前輩說過:「這些病人對我們來說,可能就是一個床號或是病歷號,但對他家人來說,他是他們的唯一」「這些病人是用生命讓我們學習醫療這堂課,所以我們要全力以赴,千萬不能隨便苟且,因為封進棺材裡面的都會是答案,留下來給你的只會是懸案」。活摘房子去貸款來選市長的那個阿伯說過:「心存善念,盡力而為」,我想這幾句話,並不是高高在上的官話,而是在臨床工作的過程中你會一再謹記於心的顧念。

我很幸運,在藥學系讀著讀著就讀出了興趣,這興趣剛好成為我的職業,而我的職業也讓我尚能溫飽無虞,真的很幸運。雖然,因為自身能力有限,所以下班後留下來會(自主性)加班對我來說是一種日常,不論是醫療團隊給我的肯定,還是病人病況改善給我的鼓舞,抑或是與夥伴或學生們一同成長的喜悅,都是我每天開開心心去上班的動力,我,是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
[su_spacer]
WHERE(未來目標)

大學時,我在成功大學醫學院的牆上看到的這段話,一直銘記在我心中:

▍「醫學教育的目標,在於培育和啟發醫學生成為一位醫術精湛、既有良心又有愛心的醫護人員,亦是一位終身好學的社會賢者。」

未來,我會在專業領域上持續精進,並傳承與分享自己所學給夥伴或同好們,也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回到學校跟藥學生分享藥物治療學。同時,我也希望我能繼續保持對病者的溫度,以及對社會時事的關心,成為一位最平凡的大賢者 (無誤)。
[su_spacer]
臨床小故事分享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今天得知有一位病人下午即將接受第一劑 amphotericin B deoxycholate (Fungizone) 的治療,而病人的病況可能不是太樂觀…。

以我的認知,在臺灣的醫院中,amphotericin B 並不像化療抗癌藥,被規定或鼓勵在首次給藥前對病人進行衛教。畢竟相較於能就受首次化療的病人而言,需要打 amphotericin B 的病人狀況往往是更不好的,所以患者也不一定能有體力和精力聽衛教。然而,很多人知道施打這個藥是會很不舒服的,或許我們藥師能為這位病人做些什麼。

對我來說,他是眾多施打過 amphotericin B 的一床病人;對病人來說,這是他人生首抽的 amphotericin B;對他的家人來說,阿姨是他們的唯一;而對藥學實習生與 PGY 藥師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我先向醫師討論了適合這位患者的劑量、搭配輸液、途徑、輸注時間、前置藥物 (pre-medication) 等資訊,再提醒團隊需要追蹤或留意的可能副作用與檢驗參數後,便帶著學弟們上去病房了。在病房前,我們先預演了待會兒要衛教的內容,分享了一些關於這個藥物的豆知識,接著我們進入病房,向病人說明使用這個藥物對疾病治療的必要性、使用時可能會產生的不適感,以及我們做了什麼處置期望盡可能減低他的不適感,最後我輕拍她的肩膀,跟她說:「阿姨,這些副作用不一定會發生,如果運氣不好出現了,那麼聽完我們的說明之後,妳可能就比較不會緊張,會比較放心地明白這是藥物的作用之一,然後馬上跟我們說,讓我們可以馬上幫你處理~ 阿姨,我們一起加油!」。

許多實證指出,藥師提供首次化療衛教的藥事服務,可以讓病患減低一些不安。

我知道這次的 amphotericin B 臨床藥事服務,很可能不會對疾病治癒與否產生舉足輕重的影響,但我們協調與最適化 (optimize) 了處方開立的內容,用我們的專業盡力的降低副作用的風險與不適感;而衛教的介入,某種程度上,應該也降低家屬與病人的焦慮情緒與不安。

不管這位阿姨是不是我的家人,我都希望她能被這樣的照護著。

今天很幸運也很感謝,在這次的藥事服務中,我再次感受到「能當藥師幫助人,真好」的溫暖。我也很開心,能與藥學生與年輕藥師一起經歷這個平凡卻特別的日常,我相信這段畫面會留在你我的心中,很久很久,也希望我們能一起加油,並時時保持這種溫度。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