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研發陳正憲
102年開始/中國醫藥學系/北醫藥學所藥劑組碩士班/易威生醫Formulation Scientist/陳正憲
準備好了,機會就會來找你

Pharmixperience感謝正憲學長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WHO

我是陳正憲,來自台北。大學就讀中國醫藥大學藥學系,曾擔任班級幹部、共筆組頭、藥聯會及IPSF-APRO幹部,應屆畢業考上藥師後,回台北就讀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研究所藥劑組,研究主題為基因傳遞。憲兵退伍,直接進入內湖安成藥業從事無菌製劑開發工作,應公司需要考取專案管理師證照。2015年加入現在的易威,外派美國紐澤西子公司Tulex Pharmaceuticals學習口服製劑研發至今。
當初為什麼想選讀藥學系?

當初選填志願的時候有請教過一些長輩,得知藥學系畢業考上藥師,除了有執照保障外,工作選擇也相當多元。雖然不是自己首選興趣的科系,但這是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好選擇,於是決定走上藥學一途。
中國醫藥大學五年制的制度帶給你甚麼影響?

當時的中國醫藥學五年制相對於其他學校而言,多了許多必修的中藥課程,課程的安排上也沒有太大的壓力。我們當時大五的實習是一整年,大五上半年我選擇到藥廠製造及品管部門實習,下半年再到醫院藥局,這樣的安排讓我對於藥師畢業後可以做的事情有更清楚的概念,也讓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準備國考。
畢業之後為什麼想讀研究所?而且還是選擇相對不熱門的藥劑學科?

(笑)似乎現在的學弟妹畢業都是先工作而不是念研究所了,就算要念也是念臨床藥學,不會選藥劑,這似乎跟熱門不熱門沒有關係,而是受老師的影響吧。

當時大二、大三的時候,開始要找實驗室做專題,因為我有自修日文,想說也許以後有機會出國留學,就找了具日本留學背景的教授,開始學習天然物萃取和組織培養相關知識。由於教授是非常注重實務的學者,鼓勵我們要把研究化成有產值的產品,於是我開始去聽校內許多跟專利有關的演講,試著思考有什麼樣的機會能夠發展出自己的東西,為自己加值。幾場演講下來,以當時有限的知識和資源,我了解從研究出一個新成分申請專利,到真正上市給病人用,平均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時間。試想如果從二十幾歲開始做,而且很幸運地有找到東西,開始準備上市,也要快四十歲才能看到成果,就職涯考量來看,沒人有辦法等這麼久吧 (笑)。所以我開始思考要學習哪種專業才能夠適合自己切入台灣生技製藥業,而藥劑正好符合我的想法。

受生物藥劑學和藥劑課程啟發,我了解到原來藥品進入身體的所遵循的模式有跡可循,而且不同的投藥途徑會有不同的結果,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我學會如何幫助主成分達到最有效的利用,比起我從頭找一個有用的主成分還要來得更實際、更快看到成果,於是我決定往這個方向培養自己的能力。
讀藥劑相關研究所的日常?求學途中有遇過甚麼困難?如何克服?

剛考上研究所的時候,原本以為藥劑不外乎就是評估各種劑型的製程,但因為指導老師給的研究主題在於改良基因製劑的吸收,除了新的生物科技知識,還得閱讀奈米科學、高分子材料學、動物實驗等相關實驗操作,才能夠應付每週老師和學長姐在實驗設計上的質疑與挑戰。當時中國醫藥學的課程設計,對大分子的著墨不多,分子生物實驗也不是必修課程,對於一個連電泳都沒有跑過的藥學系學生來說,要在短時間裡把這些內容補足,花了我相當大的力氣。很多實務內容,光看書是看不懂的,每個步驟和結論都要和學長姐反覆確認、和老師討論,才能夠確保實驗是否有意義。透過這段時間的訓練,讓我體認到研究工作所需的嚴謹思維和邏輯思考有多重要,也培養我對未來工作的基本態度。
研究所畢業之後,如何選擇自己的工作?(怎麼會想要到安成國際藥業工作?安成的特色和吸引學長的地方?)

由於大學加碩士比別人多一年,當兵又多花一年,研究所畢業時就決定直接進入業界,及早累積實務經驗。退伍前兩個月我開始寫履歷,找公司職缺投遞,同時也把自己的履歷開放,多增加一些面試的機會。透過求職網媒合,安成的人資安排我去面試。那時候對安成的商業模式沒有非常清楚,只聽過一位在安成工作的資深北醫博班學姐回來跟我們分享實務經驗,想說應該是個不錯的機會,就答應過去面試了。面試我的主管是位在美國有二十多年工作資歷的中國人,他簡單問了我碩士班的研究主題後,很快就邀請我加入他的部門。在安成工作的前幾個月,我們花很多時間在評估產品專利、市場規模、和一些試製的預算規劃上,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要如何從頭到尾去規劃產品的開發流程,我們也曾嘗試著聯絡一些國內外的醫療器材製造大廠,甚至是矽晶圓的設計公司,談合作的可能性。

隨著公司的商業策略改變,我帶著案子進入注射產品開發部門,在主管的安排下開始接觸更多不同難度的劑型產品。
工作途中有遇過甚麼困難?如何克服?

調部門後,公司聘請了幾位在美國藥廠待過的主管、包含台灣人、白人和印度人來帶我們,公司開會開始用全英文溝通,實驗記錄也得全部用英文彙整報告。為了增加我們對於產品開發的概念,主管不定時會給我們Training、作業及相關法規文件,部門之間的溝通層次也提升不少。當時覺得是很大的挑戰,雖然大學時候有到加拿大交換學生一個月,但跟專業相關的溝通方法,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來練習。我開始把藥劑學聖經Remington原文拿回來複習,摒棄共筆的翻譯,強迫自己再用英文去了解專有名詞的定義,才慢慢能夠跟上主管的腳步。

部門獨立成一個子公司後,主管安排我去學習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ement)相關知識,讓我對於公司的內部營運模式了解不少,也讓我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有更清楚的輪廓。
工作中最有印象的專案?

工作後才發現藥劑的實務層面非常廣泛,製程設計因應不同的投藥途徑,會有不同的考量,例如眼用製劑、呼吸製劑和注射產品(包含凍晶製劑和Ready-to-Use即用型針劑),在目前的法規要求下,最終產品都必須要是無菌的。舉例來說,我們知道單純的溶液,可以透過濾膜或高溫殺菌的方式達到無菌的要求,但如果是有緩釋效果(Controlled Release)的產品,包含懸浮液(Suspension)、乳劑(Emulsion),要考量的層面就很多了。研發時,除了考慮原料是否符合無菌規格,也要評估製程機器和輸液管是否能滅菌、高溫蒸氣滅菌的過程中塑料會不會溶出、藥品晶型會不會改變、母液(Stock Solution)能夠在機器中放多久、充填後成品和包材的相容性,再來還得評估合作的生產廠商,是否符合GMP規範、是否有對應的分析品管團隊、生產廠房是否符合無菌製造規定、有無量產儀器和包裝產線,這些都是需要系統性的規劃,才能夠知道要花多少人力、時間和金錢去達成。整體來說,注射途徑的緩釋劑型給了我不同以往的思考方向,也讓我體認到自己在劑型設計上還有很大的學習空間。
派駐美國工作對於學長造成的影響?

2015年中,得知現在的公司正在美國投資設立口服劑型研發中心和製造廠,因緣際會下得到機會,加入易威,派駐位於紐澤西州(NJ)中部的Tulex Pharmaceuticals。Tulex是一間年輕的公司,正處於Start-up階段,有許多東西都要從頭摸索,但主管都俱備多年實務經驗,再加上過去在安成學習到的開發概念,我已經不像當初剛畢業這麼緊張,比較能夠上手。唯一的差別在於實驗儀器又是新的領域,尤其是流動床(Fluid-bed)操作、造粒(Granulation)和噴霧上膜(Spray Coating)的步驟,需要對賦形劑有相當程度的熟悉及長時間經驗累積,才有辦法獨立設計實驗。

由於出門在外,離家較遠,很多事情都得靠主管和同事朋友的幫忙,也讓我更懂得待人處事的原則。公司同事都非常友善,不論是印度人、中國人或白人,大家在工作時都能夠彼此尊重,互相幫助,為了讓公司能夠早日有屬於自己的產品上市,大家都貢獻了不同程度的心力。
SAY

「準備好了,機會就會來找你」,不要把自己侷限在特定領域,open your mind,勇於嘗試各種事情,隨時充實好自己的能力,機會自然而然會來找上你。此外,廣結善緣,結交四路朋友,聽取各方意見,建立屬於自己的人脈資源,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命運來到。最後,只要堅持初衷,不論機會或是命運,都是指引你前往未來的明燈,加油!

信箱:satoshikumami@gmail.com 歡迎來信聯絡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