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明哲_介紹
107年/北醫藥學系/杜明哲經理
當遇到工作上的問題,最基礎的是提出問題詢問上司與上司討論,如果想更進一步的話,可以提出針對這個問題的各項選擇與上司討論。

Pharmixperience感謝明哲經理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受訪者:杜明哲 經理
撰稿:程賀筠、顏子軒
校稿:鄭當騰、程賀筠

MY POINT:

希望透過我的分享,可以讓你認識一個產品如何被開發!

WHO「畢業學校科系、職稱、負責的職務」

我是重症醫療事業群(Intensive care)的研究暨發展處及臨床研究處資深經理。畢業於臺北醫學大學藥學系及長庚大學基礎醫學所,畢業後當過海軍左營醫務室士官,曾經在其他生醫產業—基因檢測生技公司任職,後來才來到東洋。獲得幾年工作經驗後,2012年升產品部經理,2014年在政治大學進修EMBA。
WHY「什麼因緣下進入東洋工作」

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醫療檢測晶片研發公司做實驗室工作,當初會先選擇做研究是因為這是我求學過程中較為熟悉的部分,但後來這家公司因為當時台灣與美國的法規差異,導致認證上有些不同,使得做出來的產品無法順利上市。正好當時認識的大學同學在東洋任職,經過他的推薦來到東洋工作。
HOW「在東洋工作的歷程」

在東洋曾經擔任過THT(醫療保健事業群)的產品副理(APM),THT產品主要是前期病情控制的相關藥品,如胃藥、鈣錠、止痛藥品,我負責行銷業務與產品的教育訓練。之後做過業務代表(PSR)負責南部醫學中心,在這個過程也了解到業務的難處,後來升為產品經理(PM)時就知道要準備給業務的東西要更多元,介紹產品要準備30秒、1分鐘、5-10分鐘三種版本以應對不同醫生的需求。作為產品經理,即負責產品的市場規劃,接著再經歷過行銷經理(Marketing Manager)的職位後,2015年進入TIT(重症醫療事業群)的研究暨發展與醫藥學術部門擔任資深經理,工作內容著重在管理與訓練。TIT部門主要產品是抗生素,目前預計會擴及加護病房所需要的產品。
FROM「部門的工作內容與在公司裡扮演的角色」

產品開發就是要思考「如何把一個產品生出來」。但在我們部門並不是親自去做這個產品,是透過「溝通協調」來完成產品的開發。我們需要用專案管理的概念,除了藥品本身藥理特性以及市調的工作以外,對公司其他部門,如智財部、法規部門、法務部、製劑研發部門、製造部門,都需要進行通盤的溝通、協調、請求、幫助。

舉例來說,今天如果要開始自製一個學名藥,首先就是原開發廠的專利確認,這必須與智財部門合作。完成藥品主成份的資料搜尋後,主成分的來源須與採購部門確認,確實審核並控管原物料的品質。而牽涉到產品的技轉及製程放大則會與製劑研發部門或製造部門(中壢廠或六堵廠)溝通協調。再來臨床試驗保密協定的簽訂、評估藥證等,皆需要與法規部門或臨床部門做溝通。

產品開發在我們公司主要分成兩種形式:一是國外代理,二是國內自製。
如果是「代理」藥品進來的計畫,代理主要是「台灣未上市」的新藥,因此風險較大,我們必須運用專業藥學知識,讀書、查文獻、與醫師溝通,來評估新產品市場與現有治療產品的優缺點。同時對未被滿足的重症領域市場做前期產品的評估,與專科醫師進行新產品市場評估,以了解台灣市場與國際市場的差異與需求。進而會與國外開發廠溝通取得共識,並衡量投資報酬並做規劃。在執行市場評估時,除了親自下市場去觀察之外,也會與現行產品比較,且醫師具有自主性,故也會與醫生進行溝通。通常會找區域醫院以上且先在北部瞭解情況後,在逐漸往中部、南部了解。

涉略新產品主要可以透過下列方式:BD部門與國外商談或是參與國際醫學會拿到一些藥品品項,或是透過大量的文獻閱讀、醫藥專業雜誌、一些醫藥廠商媒合的場合搜集相關資訊。

「自製」的計畫則是運用公司現有的研發技術或劑型製造能力,開發在國內自製的新產品。包含國內學名藥與國外已上市但國內未上市的新藥,只要符合TIT現行及未來核心產品的範疇皆會去涉略。當我們目標是做出學名藥時,這些藥品通常在台灣是已上市過的,因此方向明確。在原開發廠專利3-5年快要到期了,我們就可以開始進行這樣的計畫。特別是特殊劑型產品—具有製造障礙性,且即將專利到期的產品。針對這些產品,我們也會對大陸市場做評估,除了目標銷售中國大陸增加營收,以藉由中國大陸市場的需求量,來提高藥品製造的規模經濟並分攤成本。最終達到新產品上市的目標,讓部門有新營收產品,讓業務有新販售產品。

在臨床研究部,主要是承接產品開發部自國外引進或者國內自製產品所需執行之臨床試驗。另外當已上市產品,為因應增加適應症或上市後藥物安全性監控,所需要執行的PMS(Post Marketing Surveillance)臨床試驗和PV(Pharmacovigilance)也由我們負責。PMS或臨床試驗執行前會委託CRO公司參與討論設計Protocol,主管機關送件及醫院端執行試驗是由臨床研究部門人員及研究護士操作,統計分析的工作目前則是委外。前期的臨床試驗會給CRO公司與醫生討論去做設計,接著選擇要合作的執行醫院、整理資料送件食藥署(TFDA)或藥品查驗中心(CDE)以及試驗Quality的審核,則會由我們部門負責。PV人員則按照公司內部或與國外原廠討論之流程負責藥物安全性監視的通報及運作。

在業界比較少聽到產品開發部門是因為這些工作在那些公司是由BD&PM來分工,但這樣主力會在現有產品的Marketing,較不能專精於新產品開發。
AFTER「最有成就感的經驗與工作以來印象最深的挑戰」

我最有成就感的經驗在不同部門有不同的歷程。

一是在THT(PM)時期,2007~2008年左右,指示用藥被取消健保給付,變為自費藥,因此台大或北榮這些大醫院就不願意進藥。其實病人看醫師時,如果同時自費一些需要的藥品(如鈣片或胃藥)是很有效率的方式,所以我們會給予這樣的概念去幫助病人。但也面臨醫院接受自費藥,醫師卻不願意承擔風險去推薦這些藥品,因此我們更需要做好與醫生之間的橋樑。這樣一來,結合醫生、病人及國家財政的觀點,我們就能順利保藥與推廣自費藥品。

二是TIT時期,2017年PMS與RD皆在進行中,但中國與台灣市場切割,中國資金龐大,出價往往是我們2、3倍的價錢,國外原廠也因為中國市場較大而較看重中國市場,這時候我們就要尋找我們的切入點才能拿到這個品項。在跟國外廠商談的時候,我們會先打著在「台灣加上中國」兩個市場都經營,這可以使對方願意與我們協商,並且努力說服中國與台灣市場經營的不同之處,展現積極與誠意。像是中國市場無法直接找醫生做溝通,只能透過IMS data去做評估,這就是台灣與中國大陸市場不同之處。由於中國大陸習慣等時機成熟再出手,我們可以早點去介入新產品的引進以搶得先機。除了中國市場之外,下一步則往「台灣與東南亞」兩個市場邁進。我們公司現在希望可以往東南亞發展,泰國是我們公司深耕最久的國家,再來是菲律賓與馬來西亞,最後是新興起的新加坡與印尼市場。

在這裡工作中挑戰是「跨部門協調工作」。我們部門面臨到的平行單位很多,因此會把其他這些單位當作外部客戶經營,就如我們最常面對的客戶醫生一樣,要保持良好的關係,才能進行內部的合作協調。比如一個自製產品的開發就需要製劑研發、工廠、產品開發部門三方合作。
SAY「分享從事該工作需要的能力」

最基本的當然是藥學專業知識,像是藥理等等。如果是對我們重症醫療事業部門(TIT)有興趣,那麼會希望對急診重症科(ICU、ER)領域之臨床疾病有所了解,如果有在區域等級以上的醫院當過藥師/臨床藥師更好。

此外要有能力去做台灣市場評估,當然如果有海外市場評估的經驗更加分。評估是指查詢資料庫或是與醫生溝通獲得資訊的能力。因此要具備能積極拜訪客戶的人格特質,對不同層級的醫院與客戶有所了解,必須了解各個醫生觀念會有不同,因此經驗的累積很重要。像是有當過產品經理(PM)、研發(RD)、商業開發(BD)、臨床研究專員(CRA)相關經驗對這裡的工作而言是加分條件。

人格特質則是善於溝通(包括對上級、下級或是同儕)、待人處事圓融但不矯情、具有協調能力、規劃能力、認真不計較,負責任肯承擔。我個人很注重上屬與下屬的雙向互動,作為主管不要藏私。當遇到工作上的問題,最基礎的是提出問題詢問上司與上司討論,如果想更進一步的話,可以提出針對這個問題的各項選擇與上司討論。如果是能力更上一階的人,心中已經做好最好的選擇了。即使這時候主管給的答案不同也不需要氣餒,可以從中學習主管的思考角度與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