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醫學系-李律
102年/北醫醫學系/李 律
支撐我走下去的中心思想即是找到一個信仰,而這個信仰是簡單,是永恆的

Pharmixperience感謝李 律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WHO&WHY

大家好,我是李律,目前就讀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初我是以指定科目考試的入學方式進入北醫,就讀的系所為藥學系,然而由於醫生這個職位在臨床上扮演了一個決定性的角色以及本人對於醫學科學的熱愛,促使我想要從藥學轉往醫學系。以期能發揮醫師科學家的角色,成為推進現代醫學進步的角色之一。
HOW

 

筆試


下定決心要轉系後,就應該去買Campbell開始準備。我從暑假就開始唸了,意志要堅定,大學會有蠻多活動的,我幾乎沒有參加,空餘時間都在念書還有運動。高中一上來都覺得大一應該要玩一玩,做點高中不能做也做不到的事情,或許因為我之前在清大就念過大一了,所以我到北醫後就沒有把自己當大一看。不管最後轉系結果,大一都是個可以好好充實自己的機會,因為科目不多也比較沒有那麼深入,可以趁機學習如何用英文做學問,把中文模式(聽說讀寫)重新打造英文模式,一年後的你絕對會跟同學不一樣。


誠如剛剛所提,普生的準備我從暑假就開始念Campbell,坦白講並不好念,因為太多原文專有名詞,而且campbell講的內容蠻多的,要認真看,就會發現教許多高中沒有教的東西。分生部分是比較不好念的地方,要特別注意。另外,一定要記得,期中考歸期中考,轉系考歸轉系考,我很多同學普生學期成績都超高,但轉系考未必如此,原因無他,就是你對於普生的格局多廣,如果只定位在: 我要把老師PPT每個重點背起來,不看原文書,輕鬆拿高分,那轉系這種累積性的大考就會蠻慘的。至於普生到底會考些什麼,當初的我也是蠻徬徨的,雖然轉系秘笈都會提點,然而卻很難有那種踏實的感覺。但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會考什麼東西是非常明顯的,因為命題老師肯定是校內的老師,因此從校內老師的專長切入,其實就不難猜測命題方向為何。可以先排除掉一些非常不可能考的,例如: 植物,生態,演化。再來就是非常有可能考的: 細胞生物學(訊息傳遞尤其重要,很多老師都是在研究訊息傳遞路徑的),分子生物學,生物技術,人體生理學(例如循環系統,排泄系統),微生物免疫學等。這些東西在高年級看來都必須內化為醫學知識的一部分,也因為是如此的重要,轉系考中一考再考也是必然的。準備考試最忌諱的就是挑食,不管以上這些東西你喜歡不喜歡,都要好好唸。


普化跟高中就比較像了,轉系會有比較多計算題,平常要多算才不會退化,化學坦白講要多做練習,課本習題可以都做完增加英文讀題速度(轉系是考英文的),額外題目可去坊間買私醫聯招,各校轉學考的化學試題來練習,練習練習再練習,化學是個很美妙而且實用的科學,但大一時間真的太少,以致沒時間體會這種美感,所以我的建議是以轉系考試為導向的念法。


轉系秘笈一定要買,通常貼在廁所附近,可多去每棟大樓的廁所上上,應該會找到。
化學,生物: 練私醫聯招的為主,各校轉學為輔
英文: 練各校轉學考(因為比較難)為主,私醫聯招為輔
BTW 英文真的太重要了,不管為轉系,為大學,或為你的未來。
以下為考英文的準備策略
單字: 托福+英文字彙(一)(二)的教科書
文法: 不會考很難但要小心,比高中再難一點的文法書即可
克漏字: 就單字文法還有考驗閱讀速度
閱測: “我覺得”沒有很難,可買雅思(ILETS)的閱測,感覺難度差不多,但有時候會文章有點長,要學習如何抓KEY WORD
還有一個就是看原文書學英文,我覺得很好,注意作者怎樣描述一個現象,文法,句型,用語等等

面試


對我來講,面試就是一個盡情展現自我的地方。展現出真誠的自己,切勿虛偽,我在那時候面試的主張就是我想當醫師科學家,而一切的題材發揮都是從這個出發點為基礎。但千萬別忘了,在臨床上遇到的問題往往不是單純的科學可以解決的,因此人文方面的知識就變得很重要,我常常會閱讀醫些醫文書集,看看裡面一些臨床場景,想想若是自己遇到會怎麼處裡,有沒有比作者提出來的方式好等等。

準備心得


進了北醫(可能要再等久一點)就會發現醫學仍是個未被開化完全的科學,之所以未被開化不是因為醫學領域裡的醫生或科學家太愚昧,而是醫學本身太難。個體差異性造成了我們無法用物理那樣的化約邏輯處理問題,統計變成了我們唯一能利用的工具,不管你做了再多實驗,再多臨床測試,最終,我們沒辦法證明什麼,我們只能說,例如: 某種藥可讓病患五年存活率達到40%,然而,沒有人知道你手上的病人究竟是屬於那幸運的40%還是不幸的60%,這就是不確定性,這就是醫學難的地方,也確是他最美妙的地方。在每個棘手的問題裡,全部都是複雜系統,再加上剛剛所提的個體差異,造就了如此高的不確定性。我們對於人體的認知實在是太少太少,我在清大讀的是物理,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讓現代醫學更加科學,用物理,化學的定律工具等等,去解決生命科學的問題,以上提的東西是希望你們知道,唸書是有它的價值的,轉系考,期中期末考那未必都是最重要的事,我一直秉持著做學問為優先的信念來讀書,我看原文書所以唸書比別人效率差,但是使用英文是接軌世界的唯一辦法,就算因此沒轉系成功,我也不在乎 (雖然我後來有上),照個這個價值觀去走,你就會很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我知道我必須考上,我的夢想才可以”開始”實現。因此,我的學習都是與眾不同的。我想利用讀物理讀科學的方式來認識醫學,結果我的確會有很多不同於他人的想法,但成績並不好,最後才讀了老師的ppt來應付考試,我在藥學系成績不突出,但最後是以第一名轉上,對我而以這算是一種鼓舞。


你一定也會聽到很多人謠傳面試怎樣怎樣,坦白講我當初也曾因為聽到這類消息而打算放棄,但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就是這些謠言都是騙人的,我給你們一百萬分保證,只有靠你的實力才能轉進去。不要因為哪些人說了什麼話而喪失信心。

AFTER

如我剛所提,面試必須真實,誠實,誠懇。我跟考官表達我想當MDPhD的願望,是真實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即使經過了這麼多的挫折,疲倦,我仍然很堅持這個夢想。我想我的方向或許會以基因體相關的研究為主,並且利用空餘時間增加數學能力,邏輯思辯能力,寫程式的能力等等。以後的醫學必然是個大數據的世代,我們逃不掉統計,逃不掉利用電腦運算模式幫我們解決問題,基因體醫學就是大數據思維的最好的一個demonstration,我們必須用更有力的工具來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工具很清楚的,就是: 數學。

SAY

醫學是一門不斷在更新的科學,即便是Harrison(內科學聖經)第19版 (最新的版本)等到我們當主治醫師時可能只能當骨董來參考,緬懷一下10年前的醫學而已。學不完的新知,意想不到的發展往往是這條路上挑戰最大也最棘手的部分,對我而言,支撐我走下去的中心思想即是找到一個信仰,而這個信仰是簡單,是永恆的。當我還是物理系學生的時候,每當仰望星空,總有無限的感動,我想起了牛頓用那簡潔的式子描述了天體的運行,我曾欲延續這個夢想,找尋宇宙起源,或許我再也沒有機會這樣做了,但是,我是不是可以帶著同樣的信念來找尋一切人體疾病背後的主宰? 或許這是一場無謂的追逐,或許所謂”一切的主宰”的觀念並不存在,但在追尋這個或許不存在東西的同時,會因為我相信它存在而有了追尋的意義。


以上只是說明我個人的信念如何支持我走下去,你們也要思考你們的,我相信這個沒有標準答案,只要能支持你的信仰,都會是很好的信仰。

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李 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