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醫療役張堯任
106年/北醫醫學系/林口長庚不分科住院醫師/張堯任
我只是想做個喜歡自己的人,過自己想過的人生

Pharmixperience感謝堯任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徵文負責人:北醫藥學系/鄭當騰
WHO

我是張堯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畢業後擔任衛福部國際合作組替代役,前往帛琉及諾魯兩個國家執行海外醫療任務,現為林口長庚不分科住院醫師(Post-graduated Year, PGY)。
WHY

聽到「醫生」兩個字,會產生甚麼畫面?診所裡和藹可親的老醫生?手術室只露出一雙眼的外科醫生?醫院走廊啃著麵包奔走的實習醫生?這些就是我高中前的想像,一直到接觸了海外服務的國際組織,我才發現醫生可以是頭髮凌亂、臉髒髒的、穿著T恤、踏在髒污的塵土上、在烈日下流著汗、看著痛苦的不同膚色的病人,看似狼狽,但專注的眼神令人無比著迷。一直到現在,我想像的「醫生」還是這樣的畫面。以醫生的身分出走海外,就是個把想像化為事實的行動,讓自己成為畫面裡的主角,眼神散發專注。
HOW

原先想申請外交役,但現行的徵選制度是證照導向與抽籤制,所以在當時剛畢業、醫師執照還沒發下來的我,完全沒有機會,輾轉得知還有國合組替代役的選項就馬上著手準備。不得不說,國家兵役的體制瞬息萬變,這個當下已經沒有國合組替代役的役別,但能在第三世界做短期、長期醫療服務的管道依舊不勝枚舉,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台灣醫衛行動計畫、希望之芽基金會、路竹會、各醫學大學的管道……不論是執業中、實習、或青黃不接的時期都能參與。
AFTER

在帛琉與諾魯的任務範疇不僅於醫療,帛琉任務與新光醫院合作,在當地進行健康促進與推廣,包含小學營養午餐配送與管理、教師減重比賽、營養與醫學知識課程、巡迴醫療、與行動醫療團協助等等;在諾魯則是配合台中榮總的計畫,除了門診、戒菸與糖尿病推廣、與家訪工作外,還要兼職業餘工程師,建立醫療資訊系統。在這近半年的服務當中有些體會:

1.醫療服務的上游、下游


國際醫療領域有個很著名的故事:兩人走到河邊,意外發現湍急的河流中沖下了一個人。兩人把人救上岸後沒多久,竟然又沖下了一個人,事實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個人從河流上游被沖下。這時兩個人有了不同的決定:「我不能放下這些人不管,我要待在下游,幾個人沖下來我就救幾個」、「到底上游發生了甚麼事?我要往上游前進,走到源頭應該可以找到原因」前者代表臨床、後者代表公衛,醫學培訓不斷地訓練我們成為能站在第一線處理病人的醫者,但替代役的任務卻是偏向上游的預防、衛教與政策,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存在,這近半年的海外生活讓我得以兼容上下游的思維,不論未來定位於上游或下游,都能思考得更全面。

2.醫學為了健康存在?


醫學博大精深,浩瀚的知識海亦不斷推陳出新,這歷史總體的目標都是為了延續人類壽命與生活品質而存在。然而,是為了健康嗎?剛聽到這個問題難免一怔,事實上,幾乎所有醫學領域、包含預防醫學,靶的都是「疾病」,預防、診斷、治療、追蹤…都繞著疾病打轉,只要身體檢查、檢驗數據、影像及其他檢查都顯示正常,就不在醫學的範疇內。這樣就算健康嗎?

健康,指的是身體、心理、社會均達到良好的境界,這次的醫療任務除了原有針對疾病的醫學面向外,我和其他役男整理了三項簡明但關鍵的面向:飲食、運動、睡眠,以促進健康,在為期兩個月的教師減重比賽中,榮獲冠軍、瘦了5公斤的廚房阿姨開心的笑容至今還在腦海迴盪,禮物和榮耀固然值得開心,但我知道這個笑容是來輕盈的體態,飽滿的精神。當然,幾個月促進不了多少健康,只希望他們記得健康的感覺。

3.服務從尊重文化開始


眼前的現象就像列印的A4,只是電腦世界裡精緻與複雜的呈現,程式邏輯、排版樣式、甚至印表機機型都有講究,而我們卻只能看到印出來的結果。我們看到愛滋蔓延,會覺得他們行為不檢、我們看到校園霸凌,會覺得他們蠻橫冷血,但現象背後的故事若不放下成見去接近,很難找出癥結,要去介入解決更別提。這是服務的起點。

我在帛琉待了三個月,除了任務內容外,我花了很多時間融入當地文化,學帛琉話、搭訕陌生人、參加當地祭典與葬禮、跟當地朋友出去玩(絕對絕對沒有跟著嚼檳榔、菸草),當個帛琉人。當地祭典令人印象深刻,一整天活動中,除了短暫約半小時的儀式外,音樂、簡單的舞蹈、與滿山的食物在時間與空間上佔滿了整個祭典。深入了解之後才發現,吃本身就是一種儀式的內容,也是對於祖先與其文化的重視,其中芋頭更是在祭典有無法取代的意義。

為什麼太平洋島群以肥胖著稱(帛琉尤其)?現代西方飲食與罐頭食物大量引進或許是眾所皆知的原因,但若不能從根本如文化與習俗的層面去進一步了解,從尊重當地文化的角度去理解肥胖問題,介入永遠都會面對障礙,改變永遠會受到限制。
WHERE

替代役結束後經歷了一小段掙扎,先進公衛研究所或臨床,最後還是臨床獲勝,將在林口長庚外科部進行為期六年的外科訓練,成為一位合格的外科醫生後向海外救援叩關。老實說我無從得知這到底會不會是我想要的,也正因為如此,才更要實踐高中以來的目標,也許一頭栽下、立定海外醫療志向,也許回歸醫院臨床,做一位稱職的醫生,路還很長,誰知道呢。
SAY

我們都會崇拜他人,有的光彩奪目、有的志向遠大、有的根本聖人,小時也對自己期許東期許西,做個偉人、影響萬人。直到年歲漸長,我才發現真的有魅力、令人不禁崇拜的人,就是那些認同自己的人、愛上自己做的事,自然地散發自信,目光專注而堅定。也許上述說的理念冠冕堂皇,但其實我只是想做個喜歡自己的人,過自己想過的人生,僅此而已,共勉。

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堯任(點一下,進入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