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科學周泳臣
107年/石園聯合診所中西藥師/北醫醫科所分子藥理組博士/北醫藥學系/周泳臣
有想做的事情就勇敢去做!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和使命!

Pharmixperience感謝泳臣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徵文負責人:陽明藥學系/林亮瑜

MY POINT:

希望透過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我學習中醫藥的過程

WHO

你好,我是周泳臣,北醫藥學系883畢業,很幸運考上北醫藥理所碩士班,後來自己喜歡研究加上教授的鼓勵,繼續念了北醫醫科所分子藥理組博士班,畢業之後,當過博士後研究員,北醫附設醫院中藥師,現在則是石園聯合診所的中西藥師。
WHY

大家看完我的經歷應該有發現後面都是和中藥有關,這是因為研究所求學的過程中經歷過一些事情,所以才會開始對中藥與中醫有興趣,甚至往這個領域來發展與執業。當初考完國考,面臨就業,想說男生不是先去當兵,不然就是先考研究所,對於研究其實一開始沒甚麼概念,但對於當時在醫院做調劑則是完全沒興趣,加上父母希望我去考研究所,於是就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很幸運考研究所的題目和我在醫院實習所做的case report一樣,剛好是高血脂藥物的介紹,順利的完成考試也考上藥理所,念了兩年碩士,發現我對找出一些未知的東西蠻有興趣的,研究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突破的那瞬間,這也成為我日後繼續念博士班的動力。另外我覺得如果要學到科學研究的精隨,真的要念到博士班才能夠學到,碩士班常依照學長姐的指令做事,多半只有學到技術。

念到博二的時候感覺離畢業似乎遙遙無期,實驗進度沒有太大的進展,投稿論文也被reject,那時念書心裡有個矛盾,就是父母生病時,我沒辦法幫上忙,因為我脫離臨床太久了,只鑽研在蛋白質和基因的研究,家人有困難的時候,雖然我是家裡學歷最高的,但卻對家裡沒有幫助,開始質疑自己學歷唸到這麼高到底是為了甚麼,直到自己也開始生病。

當時生了一場大病讓我接觸到宗教,也透過我念後中的同學接觸了中醫,從那時候開始對中醫改觀,原本對中醫完全不信,但那時候因為吃中藥改善自己的疾病之後,開始自己查資料來研究中醫,走出實驗室上中醫師開的課,走進實驗室在hood通風櫥裡煮中藥(學弟妹不要學XD),也開始練習把脈,一直持續到了博五,發現自己好像找到真正有興趣的事了...
AFTER

大家看完我的轉變過程,可能想說我會直接去考學士後中醫,當個中醫師,我確實有想過這個念頭,想要放棄念博士班去考中醫,不過我在外面上課的老師建議我先把博士讀完,他說現在市場不缺中醫師,缺的是能夠把中醫理論用大眾聽得懂的語言講出來的人。我很敬佩這位講師,他總是用簡單易懂或生理學的角度去解釋中醫,經營一個網站:「理解中醫」,把一些解釋中醫的文章或是他的課程收錄在這個網站裡頭。聽了他的建議之後,實驗也開始有些突破,順利把博士學位拿到,就去當兵了。當兵回來之後,待業半年找與中醫有關的博士後研究工作,不過因為我想從事診斷相關的中醫研究,而這些研究機構都是希望有理工背景來工作(因為中醫的經絡學被證實是一種物理現象),所以投了一些博士後研究的工作都沒有錄取,就只好繼續回來原本的研究所做博士後研究。不過我要強調,即使是停下腳步休息沉澱也是一種人生方式,甚至是必須的。以前我都會認為那些待業在家不找工作的人根本就是懶惰,直到我也待業半年才知道這個過程非常重要,因為這段期間我把我的中醫知識徹底消化和理解,並重新做了整理,這對我日後出書幫助非常大。這對於有工作在身的人基本上是不容易辦到的。

投入博士後研究之後,整天被實驗跟計劃淹沒,完全沒有時間研究中醫藥,所以那時候下了一個決定,想離開學術界,投入中醫藥臨床,為了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可以研究中醫藥,做一些中醫藥書籍的校對,甚至出書,為了達成可以把中醫理論用大眾聽得懂的語言表達出來的目標。

後來到了北醫附設醫院的中藥局工作,開始學習炮製、調劑、倉儲等知識。中藥局藥師的薪水在我當時約六萬多,薪水還不錯,但是中藥調劑真的比西藥複雜且費事,拿取中藥要先掃條碼核對藥物,再來記錄秤了幾克的藥物,秤完才能拿下一罐,把關非常嚴謹,因為秤了幾克混在一起,調劑錯誤根本看不出來,一包中藥最快調劑也要四分鐘,北醫的處方量一天大概兩三百個QQ,但煎煮室更累,要煎水藥(還記得大學的方劑學嗎XD),只有藥師能做調劑和煮藥,分包與貼標籤則是事務員協助。除了炮製、調劑、倉儲之外,你可能會想問有需要「覆核處方嗎?」,其實我們藥師在處方調劑幾乎沒辦法向中醫師進行處方的建議,因為中醫的理論太多種,每個中醫的派系都不太一樣。像是細辛有些中醫師覺得不能使用超過某個劑量,但有些中醫師又認為要超過多少劑量才會有效,所以對於處方來說,藥師很難指出有疑慮的地方,比較有可能就是醫師開錯藥,比如重複的品項太多,六味地黃丸加八味地黃丸,或是一次開超過4個複方(表示單方數量可能多達2,30種,有點像亂槍打鳥),可以打電話去問一下中醫師為甚麼要這樣開,但通常他們都說按照處方,很少會再修改。除非你熟知某位醫師的開方理論和風格,發現他開出和平常明顯不同的藥物劑量(如平常他大黃都開0.1克突然變成1克),才會有機會揪出錯誤。
HOW

學習中醫的過程中,我的學習方式主要有三種:上課(有時會參加一些研討會),看書(後來幫忙編輯部校對)與看醫案,上課就如前文所提到去上經營「理解中醫」網站的老師所開的課程,看書的部分,一開始會看一些簡單入門中醫的書籍,比如說:漫畫版的黃帝內經,把文言文變成白話文,甚至圖畫,這樣比較容易理解。我個人其實不喜歡把一個簡單的東西用專業術語講得非常複雜的學問,雖然喜歡中醫,但市面上的中醫書籍或課程經常用到許多古人術語,每個人的定義又不清,常讓人摸不著頭緒。這也是我後來決定用現代科學角度切入中醫的緣故。之後就接觸到物理學王維工教授寫的書籍,主要都是和中醫科學化有關(想知道王維工教授是誰?點我看看XD)
,再來就是開始校對中醫相關書籍,最後感慨目前多數人對中醫的誤解(不是神化就是妖魔化,就像以前的我一樣),於是將所學整理成一本書出版,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另外我在學習中醫的過程中有了意外的發現,那就是科學與信仰的結合,這非常讓我震撼。!上課的過程中,有時我也會去聽一些研討會,比如說:「身心靈科學學術演討會」他們會定期舉辦聚會。他們有些是中醫,西醫或教授,有些是剛好有興趣才來,聽完之後會發現世界越來越大,因為他們講的東西都超乎你的想像。怎麼說呢?這個研討會的目的主要是想把過去我們認為的怪力亂神用科學去理解的前輩。參加多場研討會之後,接觸到李嗣涔教授(想知道李嗣涔教授是誰?點我看看XD)

與信息醫學,除了中醫,我也開始研究信息醫學,而這與信仰中所強調的幾乎不謀而合。拿文字來說,你看到恨跟愛這兩個字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那些都是字而已,但為什麼會有不同的感覺,可能是透過某種信息的效果對你產生不同的影響,像聲音、顏色、光等都是信息波醫學的載體,可以透過這些載體去擷取這些信息,對你造成不同的效果,而這樣的效果不僅是對人,對花草樹木、甚至無生命的物質都會產生效果,這才是令人驚訝的地方。這一部分算是有點離題了,但我相信這將成為未來五十年的主流醫學。(想多認識信息醫學,可以點我看介紹)
SAY

對於藥師與中醫藥工作的連結,我覺得可以善用儀器的輔助,剛好目前中醫師長期以來不重視這一塊,他們寧願相信手指也不相信儀器,可以讓我們藥師好好利用發揮,讓它普及來對中醫界產生影響力。比如說:藥師在社區藥局的定位是解決生活上遇到的困難,給予一些醫療諮詢,但中藥這方面如果沒有基本的知識,連最基本的評論都沒辦法做到,甚至連症狀都不知道怎麼對應,我們過去所學的中藥學分並不足夠。中藥是一個方,不像西藥可以對應到明確的症狀,需要搭配脈診,所以需要儀器輔助,也就是「脈診儀」,目前做到只要夾手指就可以測到基本的脈象。他是我看過最方便的經絡儀器,不像某些經絡儀還要脫鞋量測,脈診儀只要伸出手指就能測到,就像血氧機一樣。社區藥局藥師可以考慮搭配脈診儀給予建議,目前這部分有營養師在做,把脈診儀跟食物結合,有甚麼樣的脈象適合怎麼樣的食物,這其實是預防醫學的真正落實。(米編表示:現在有中醫師結合把脈和火鍋,開設一家火鍋店,透過把脈,幫你抓藥,調製屬於你的中藥湯底,點我看新聞介紹)
米編悄悄話

米編表示:前文有提到周泳臣藥師有協助書籍校對,甚至出書,當天結束採訪之後,泳臣藥師送我們一人一本他的著作「寫給醫護人員看的書-脈診科學與十二經絡」(點我看看),這是一本用生理學和物理學來解釋十二經絡的科普書籍,我們其中一位米編大學時期有參加中醫社,一回到家就馬上把書看完,看完之後,對於大學時期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十二經絡有比較科學和完整的認識,加上一本書不厚,只有175頁,所以很快就可以看完,如果大家有興趣,蠻推薦大家可以買來看看XD(臣按:恩,學弟幹得好,下去領500吧~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