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勳_介紹
103年/嘉南藥學系/東北藥科大學細胞制御学/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住院藥師/李和勳
很多人都是30歲就死了,80歲才埋葬。

Pharmixperience感謝和勳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徵文負責人:中國醫藥大學藥學系/許倍筠
WHO

我是李和勳,可以叫我燻雞。我畢業完之後是先在藥局工作,然後去日本留學兩年念碩士,現在在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擔任住院藥師,工作大概已經三年左右。
WHY

其實我一開始對研究所並沒有甚麼興趣,大四的時候有些人會開始考研究所,我自己是台灣的全部都沒有考。但是,那時有一位王老師帶領的日本參訪,我們嘉藥那時有三個姊妹校,德島文理大學、東京的星藥科大學、再來就是我所就讀的東北藥科大學(前年買下一間醫院後改名為東北醫科藥科大學,並增設醫學部)。

王老師帶我們去的是星藥科大學和東北藥科大學,那時有見到校長,於是便問了:「如果我們來留學,會不會有獎學金之類的補助呢?」而東北藥科大開出的條件是,只要從嘉藥畢業的學生,每年提供一人學費全免、再加上一個月八萬日圓的生活補助。
我從以前就對日本很有興趣,其實去留學主要想體驗外國生活,順便去唸個碩士回來的感覺。
HOW

申請相關問題


這是個滿微妙的獎學金制度,當初並沒有明文規範,只是口頭講好而已。申請其實很簡單,我是第一屆去的學生,那時候直接見到了校長和國際部負責人,也就是我後來的指導教授,他姓顧,是一位在日本當教授的中國人,負責接洽國際事務。
我主要和顧老師的秘書聯繫,只要寫一些基本資料、申請書。因為我是第一屆去的,沒人跟我競爭。不過今年好像變成兩個人要去了。
順帶一提,日本的學費很貴,研究所的話,一年光是學費就要八十萬日幣,還不包含其他入學所需雜費;大學就更可怕,一年兩百萬日幣,尤其六年制的藥學系,有些人可能一畢業就要背負一千兩百萬的負債。
回到剛剛的問題,申請東北藥科大的留學,比較麻煩的是因為沒有正式的對外窗口,相關事務可能都得找有經驗的學長姊請教,或者透過電子郵件和顧老師聯絡。

日文檢定成績


那時還不用,因為我和顧老師他們講過話了,他們知道我的日文程度如何,我去的時候只有考過N3,但是成績滿高,其實程度大概介於N2到N3。可是到了日本就完全不一樣,不管分數再高,剛開始和日本人交談肯定還是像白癡一樣。後來才漸漸習慣、了解怎麼組織語言。
我是在一位中國教授的實驗室,所以周遭也很多中國留學生,所認識的日本人則大多是大學部五、六年級,來實驗室幫忙學弟妹。
在我之後還有兩位學妹來留學,她們之中一位是考過N2,到日本再考N1;另外一位日文程度就比我稍差一點。
能談談東北藥科大學嗎?在您心目中,這是間怎麼樣的學校呢?

就我個人來說,我是非常感謝這所學校的,畢竟讓我免費就讀,還有生活津貼。雖然這麼說有點現實啦,但講真的,要是沒有錢的話,每年花八十萬日圓的學費,還要生活費,事實上我有時也會超支,一個月花到十萬日圓。
東北藥科大其實和嘉藥滿像,比如說,兩間學校的地理位置都是在大車站沿線的下一個小站,吃的方面就比嘉藥選擇性更少一些。
研究部分,在日本的排名大約落在中間,但我認為他們還滿願意購買器材的,所以他們的研究所我覺得還OK。
日本跟台灣一樣,碩士頭銜對藥師的工作來說並沒有多大加分,不太有人願意念研究所,所以才會祭出這樣的方案希望吸引留學生。因為留學生都會希望能在國外有些成績,學習態度也很拚。
除了我們以外,東北藥科大也和江蘇的南通大學、印尼、蒙古等地的大學簽訂協議,所以有不少來自各地的留學生。之前也舉辦過留學生餐會,讓留學生們聚在一塊,上台和學校的大老說說話。
除了日本人,我意外地認識了不少中國人,還有一位中國的學長熱愛看新聞龍捲風和康熙來了,我都告訴他,我們並沒有那麼熱愛追蹤外星人,是寶傑太誇張。
留學期間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其實留學,最擔心萬一家裡出了甚麼事,沒有辦法馬上趕回來。畢竟家人年紀也都滿大,就怕突然有意外。

自己反而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因為我語言也通嘛,基本上大部分問題都能解決,像我辦手機什麼的都OK。最難熬大概是過農曆年的時候,日本放國曆新年嘛,當台灣過年的時候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們回家呀、打卡呀,自己卻只有一個人,還滿痛苦的。不過之後就有學妹過來了,我們便會聚在一起吃飯。

我覺得留學有個好處,當然也可以說是困難點,它讓你很孤獨,讓你不斷地面對自己,所以好處是有了時間可以和自己對話,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認為出社會之前需要一個gap year。台灣的教育方式是一直填鴨,分數越高越好,最好考上醫科或法律系,不然就是照著成績填志願,從來沒有問過孩子想要甚麼東西,這是台灣教育一個很大的缺點。倒不能怪老一輩,他們以前也是沒甚麼選擇,只能拼命打拼、拼命賺錢。可是到了現在,大家比較注重個人。

留學給了你一段很孤獨的時間,讓你忍不住去想我該做什麼、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怎麼樣才能開心、未來想怎麼做。雖然這不一定要留學才能達成,但是在台灣,因為我們人都很怕孤單,所以會去找朋友,但這就減少了和自己對話的時間,比較沒辦法做這種深層的思考。

不過我覺得一個人旅行其實滿不錯的,我身邊滿多人不敢這樣子,可能我比較算異類吧,因為我會一個人去吃飯、看電影,但是在日本,一個人去吃飯他們會很難以置信,怕被指指點點。可是我還滿享受到處發掘好吃餐廳的過程,反正旁邊的人也不認識我,管他的。

學業上的難處當然也有,當初改論文改得很崩潰,不過這是研究所必經的,和是否身處國外沒有太大關係。

我們的畢業發表和台灣不太一樣,就我所知,在台灣是畢業時報告給兩三位教授聽;我們這邊的畢業發表則是全校一起,所以台下有十幾個科系的不同教授,但也不用擔心,很多人都聽不懂,因為研究所是極度專門的,當領域差距很多的時候自然聽不懂。而且我也有問過,我們研究所有沒有到最後無法畢業的人,副教授的回答是:「應該不會啦,目前為止還沒有。」

由於我們是現場所有人聽完報告之後投票決定你能否果關,通常不會有人刻意為難啦,對待留學生又更為寬容了。

非常好玩的是,畢業儀式一結束之後,馬上到隔壁的大飯店舉行謝師宴,女生會穿著華麗的和服,真的非常辛苦,從早上五點就要起來穿衣服,也不能大吃,因為腰被束緊;男生就穿著西裝吃吃喝喝。在謝師宴的會場,有一位日本學生跟我說:「李さん,你的研究真是太了不起了,我聽了之後好感動,你居然能在兩年之內做出這麼厲害的成果。」老實說我做的東西沒甚麼大不了,也不一定在未來會有什麼用處比較,因為是基礎科學,像是研究生理機轉等等,非常非常基礎,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讚美。
其實留學,最擔心萬一家裡出了甚麼事,沒有辦法馬上趕回來。畢竟家人年紀也都滿大,就怕突然有意外。
您為何會選擇細胞制御学呢?

一開始還滿迷惘的,不知道選什麼研究所,看了一下顧老師的研究內容,覺得很有趣。或許你們會疑問,為什麼我不讀藥物相關的,細胞制御学比較偏向生科,和藥幾乎沒有關係。我只是想,既然已經在藥學領域讀了那麼久,便想稍微轉換一下,看看其他人在研究什麼,不要只鑽研藥物,希望自己也能學得更廣。

我們主要做的是蛋白質外所附著的醣鏈的相關研究,包括醣轉移酵素。我們所研究的醣轉移酵素,當被基改的老鼠缺乏它時便會產生各種各樣不同的現象,像是變得神經質,在注射抗精神病藥物後似乎行為有正常一點,於是我們就懷疑這個醣轉移酵素可能和思覺失調症有關連。除了老鼠,我們也會觀察若細胞失去了醣轉移酵素會有甚麼變化等等。
除了讀書學習以外,您的日常生活有什麼特別有趣的部份可以和我們分享嗎?

我當初和顧老師面試時,有問到是否有機會去打工補貼生活費,結果顧老師一聽,哈哈大笑說:「你才沒那個時間咧。」
研究生的生活滿固定的,平常除了做實驗、配置溶液之外也要照顧小白鼠,有時候假日也得去實驗室,教授可能會過來看看我們在不在。研究生不見得能有寒暑假或周末,不過我大部分都會掌握進度,讓自己能有放鬆的時間。

因為日本的外食貴又選擇少,久而久之就會學著做飯、買菜,也會知道某天去買雞蛋會比較便宜、另外幾天買肉會比較便宜,有一陣子還開始畫網誌,變得像主婦一樣。
此外,我們還能在賞櫻或賞楓季一日來回名勝景點,也不用特別搶位置。

雖然偶爾會和日本同學一起玩,但其實日本人的圈子不好打進去,有時他們講話會用到流行語,聽不太懂的時候還滿不好意思的。所以比較常自己一個人或者和東北留學生會的其他留學生出去,東北留學生會是隸屬東北大學的組織,東北大學非常大喔,有一整座山都是他們的,還有人曾在裡面目擊到熊,日本東北就是這樣,以前也有電車撞死熊而停駛的事件。
您當初是否考慮過留日工作?

從來沒考慮過,因為我不想在一個極度過勞的國家工作。但在我之後的學妹有留下來工作,在東京的試驗公司,她那時也滿辛苦的,從仙台到東京有很多不同的交通方式,我們通常會選擇最便宜的夜行巴士,價格是新幹線的一半。
我本來就單純想體驗國外的生活,畢業之後,現在就是陪伴家人,輪完PGY之後再看看未來怎麼發展。
為何回來後會選擇當醫院藥師呢?

在醫院當藥師才能跟著有經驗的學長姐們,了解藥師能為病人做什麼、掌握資料庫的搜尋方法之後,相信未來在各個領域都能把PGY所學的派上用場,因此才會想先在醫院工作
SAY

學弟妹們可以多和學長姐聊聊,才能大約知道自己想往哪個地方闖,分享一句話:「很多人都是30歲就死了,80歲才埋葬。」如果真的想做,那就去嘗試,人生不會因為一次錯誤的選擇就毀掉,寧願失敗也不要在老了才後悔。並且平時累積自己的實力,機會來時才能緊緊抓住它。

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和勳(點一下,進入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