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SEP楊淳聿
106年/台大藥學系/楊淳聿
對於參加SEP實習,想看到什麼,想學到什麼,不一定要很高深,但是要有個底。

Pharmixperience感謝淳聿的分享
請大家尊重分享者,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大家

MY POINT:

希望透過我的分享,可以讓你認識芬蘭藥局實習的過程與內容

WHO

我是台大藥學系五年級的楊淳聿,國中時迷上Jonas Brothers,當我發現Nick Jonas從13歲開始患有第一型糖尿病,便立志要拯救他,努力後終於在高中時考上數理資優班,最後考上第一志願藥學系,從此步上考驗記憶力和背誦能力的不歸路。

原本,我為了Nick的糖尿病,決定待一輩子的實驗室發明很厲害的新藥,但是高中在數資班的專題生活告訴我,我並不是很適合待實驗室,在很多探索之後,決定將目標轉向臨床服務(沒辦法直接拯救Nick,也要拯救像他一樣得一輩子依賴藥的人)。
WHY

Motivation


轉向臨床,有一部分是來自2016年暑假去辛巴威參加IPSF 全球年會的所見所聞,在IPSF的課程下,會發現雖然台灣的藥師和病人的關係不怎麼樣,接觸時間很少,談話內容很簡短,但是在國外,藥師對病人可是很重要的,不只是個幕後角色,加上我就愛玩,有個正當理由出國一個月,當然要申請看看啊。

其實我2015年暑假開始就申請要參加IPSF的學生交換了(Student Exchange Programme,以下簡稱SEP),申請三年,終於在2017年讓我和芬蘭的社區藥局配對成功了,選擇芬蘭,一方面是他們的國家政策:他們也有全民健保,但是他們又同時是社會福利最好、人民幸福指數最高的前幾名,相較我們的全民健保,被民眾濫用的有點誇張,還沒到芬蘭就已經知道他們似乎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選擇社區藥局,是因為社區藥局才是醫療照護的第一線,但是在臺灣,似乎沒有發揮這個角色,所以出國想看的,就是他們如何發揮這個精神,在社區藥局使用臨床知識。
HOW

Preparation


每年九、十月,台灣的藥聯會(以下簡稱PSATW)都會到各校去介紹SEP、WC(國際年會)和APPE(亞太年會),如果想出國交換實習,就認真聽SEP的介紹,年底之前,到sep.ipsf.org填寫申請表的時候,選擇你要什麼領域(社區藥局、醫院藥局、研究單位等等)以及三個志願的國家是哪些,附上CV(履歷)和ML(動機),然後繳交報名費,就可以安心去跨年/等結果了。

如果PSATW的交換官(SEO)喜歡你的報名表,覺得你是個可以被派出國的人,你的申請就會被approve。再來就看你選擇的國家的SEO對你的申請有沒有興趣,如果有,你的申請會被他reserve,讓其他國家看不到你的申請,此時你可以慢慢跟那邊的SEO聊細節(時間、場所等等),如果喬的攏,你的申請就會被place,表示你成功配對了。

我2015年申請時,在PSATW這關就被打下來,沒有approve。2016年申請時,被approve,也被reserve,但對方的SEO同時reserve了5、6名他有興趣收的學生,最後只有2名被實習單位收,所以我又碰壁。2017年終於過關斬將,approved、reserved、placed,超開心的。
FROM

Lohja是芬蘭首都赫爾辛基郊外的一個小鎮,距離市中心約一小時車程,雖然位置偏僻,但鎮上Prisma大賣場中的Lohjan 1. Apteekki儘管不是連鎖藥局,已經比我目前在台灣看到的任何藥局都來得大了,更衣室的輪班表列了藥師和技術員各接近20位,每個人都有各個時段該進行的職責,一個月下來,慢慢熟悉大家的分工,觀察到藥師的職責包含下列幾項:
  1. 諮詢櫃檯:病人進來要先領號碼牌,再到諮詢櫃檯和藥師互動,藥師會先檢查病人的處方,詢問一些問題,才會請機器手臂取藥,並且在藥盒上貼貼紙,註記藥品的使用方式、調劑時間、注意事項、調劑藥師等。
  2. 成藥區: 藥師會輪流在成藥區站崗,當有客人上門就會主動去詢問,使得民眾雖然是購買非處方藥,也有經過藥師的指導和諮詢。
  3. 調劑:在地下室的小小實驗室中,在hood中做特殊藥品的調劑,例如膠囊的稀釋(將75顆膠囊撥開,添加適量的乳糖,再重新填充成100顆膠囊)、製作軟膏等。藥師進行前必須將所有器具做消毒,並且穿著防護衣、戴上手套、鞋套、口罩、髮套,結束後需要填寫調劑報告,註明成分來源、調劑方式、調劑時間等細節。
  4. 清點管制藥品:每天進貨時,藥師要親自清點過管制藥品,才能放進機器手臂中。
  5. 檢查unit-dose:每兩週會送單劑量分包的藥到附近的養老院,分包的工作由專門的廠商負責,但送藥前,藥師必須負責檢查。
AFTER

工作環境


我的工作時數是朝九晚五,不過藥局開門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藥師輪班的時間可能一天輪到6、7個小時而已,中間會有一、兩個十分鐘coffee break(芬蘭人一天不喝3杯咖啡會活不下去)以及二十分鐘午餐時間,為了排班,所以他們很有可能輪七點~兩點,然後10:30就在吃午餐,並且在八點半和十二點半有個短短的咖啡時光。我不喝咖啡,也沒有固定的休息時間,不過通常帶我的藥助輪休的時候,就會揪我去吃蛋糕、喝茶。

藥局本身超級大,地面上只有一半是賣場的貨架,剩下都是諮詢櫃檯,地下一樓則是倉庫、調劑實驗室(還有小hood!)、更衣室(含淋浴間)跟休息室,不過硬體上最吸引我的是他們的機器人:他們有個巨大的智慧藥櫃,靠機器手臂去整理,只要刷條碼,再將藥品放到輸送帶上,他就會自動擺進藥櫃中,擺放方式完全沒有邏輯,有空間就擺,所以哪天機器手臂故障,必須從電腦去定位藥品的位置才找得到東西。

平時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幫忙藥助,每天早上會有物流箱進來,非處方藥要入庫,處方藥也要送進機器人裡,貨架要補貨,庫存要盤點,結帳櫃檯和各個藥師的諮詢櫃檯也要結算帳務,都是藥助在負責。但藥師也會帶著我去做藥師的職責,像是諮詢病人、清點管藥、調劑、送藥到安養機構等等。常常我在補貨架時,會遇到民眾來詢問藥品資訊,但我只要說我不懂芬蘭文,他們都很客氣地離開,甚至有些會直接轉換成英文繼續問我。

學習方面


在芬蘭的社區藥局看到最震撼的部分,就是他們藥師和病人的互動,諮詢的部分,相較於臺灣的藥局,常常是拿好藥才請病人過來、講完使用方式就讓病人離開,芬蘭的做法顯得更貼近理想的藥師,有較為完整的諮詢過程,非處方藥的販售方式也比較注重服務而非生意。調劑的部分,不同於臺灣的藥局,常常有磨粉分包的狀況(醫師開立1/3顆膠囊,藥師將膠囊打開,用分包機分成三份),芬蘭開給兒童的抗生素都是懸浮劑型,藥師從機器手臂取得藥品後,會在小hood中添加適量的無菌水,並且註記調劑時間,根據不同的小孩需要使用不同的濃度,而添加不同體積的水,膠囊的分裝也是獨立出來,以更衛生、更專業的方式進行。此外,他們的藥幾乎都是盒裝或瓶裝,不會有需要給一盒又兩顆的狀況,更不會有在藥局內進行拆包裝、分包的情形,反觀臺灣的藥局,會看見含有幾千顆的藥品的大罐子,讓藥師去分裝,不僅更衛生,更能顯示在芬蘭,醫師開方、藥廠分裝和衛生政策給付三者之間的和諧性。

總體的感受是看到藥師擔任第一線的公共衛生照護者,在一個好的社區藥局中能有的影響力,或許「臨床」容易被誤解為重症、醫學中心、加護病房中才會出現的觀念,但在芬蘭可以清楚看見好的臨床知識和技能,價值在於民眾只有一點點不舒服時,就已經發揮作用。他們說,他們15年前,發藥也是只說說使用方式而已,期許臺灣也能在15年內,重新定義藥事服務的價值。

生活方面


在歐洲的好處就是週末就能出國玩,因為再遠,都比台灣到新加坡還近,我在某個週六下午,和同事聚餐完之後,心血來潮就搭客運到首都,再買張渡輪票,兩個小時後就到愛沙尼亞了,在渡輪上過夜之後,週日清晨就走進塔林古城,若是要到俄羅斯的聖彼得堡,也是渡輪或火車搭八個小時,一覺醒來就到了。

在歐洲的壞處就是物價不怎麼便宜,我在那裡住了一個月,下廚次數比我在出國前的21年加總還多,媽寶如我,出國一個月最大的成長,就是學會照顧自己吧XDD。
WHERE

去完這趟,讓人更理解好的藥病關係(有這東西嗎~應該要有吧,藥師跟病人也可以有關係的啊)可以怎麼執行,讓我更嚮往一個可以好好和病人互動的臨床執業環境,剛從芬蘭回來時,真的很想開一間至少橫跨三個騎樓的兩層樓大藥局、引進機器手臂、設6個諮詢櫃檯、然後同時聘請20個藥師…但短時間內應該做不到QAQ。
SAY

Recommendations


對於參加SEP,不論選擇在什麼領域實習,我覺得都必須有(1)在台灣的經驗,出國之後,才能更快體會國外的差異及其優缺點,以及(2)目標,出國SEP不是為了週末可以去觀光(雖然說這也非常震撼、非常開拓視野,大推),但是要有個基本概念說,我這次去實習,想看到什麼,想學到什麼,不一定要很高深,但是要有個底,才不會回來只知道國外很酷,但不知道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芬蘭SEP楊淳聿
^藥局老闆找記者來訪問我(順便行銷他的藥局XDDD),
點我看網路版文章
芬蘭SEP楊淳聿
^機器手臂長這樣,左右兩側是胡亂排序的藥盒們,左邊中間有一條輸送帶,就是藥品的入口
芬蘭SEP楊淳聿
^我和藥局老闆,背景是藥局,右邊的螺旋是機器手臂把藥物挑出來之後,送到藥師櫃檯的溜滑梯。

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淳聿(點一下,進入作者臉書)